当前位置: 首页> 江西省

湟中“非遗”9月28日开启南京之旅

发布时间:19-12-25

加牙藏毯:骆驼韂

湟中农民画《火跃人欢》(晋生旺)

湟中银铜器

湟中镶丝

南报网讯 (记者 陈忠胜)为进一步落实和推进南京市与西宁市东西部对口交流协作扶贫工作,增强西部文化影响力,由南京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西宁市文化广播电视局、栖霞区人民政府、湟中县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幸福西宁·艺韵湟中”湟中非遗工艺品展将于9月28日在南京市博物馆开幕。

湟中县位于青海省东部,是古代南“丝绸之路”和“唐蕃古道”上的重镇。这里山川秀美,景色明媚,雄浑奇异的自然景观与神圣神秘的人文景观相映生辉,是青海省主要的旅游目的地。作为青海省的文化大县及河湟文化的发源地,湟中县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非常重视。经过数十年的挖掘和发展,目前,湟中县已拥有国家级、省级、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31项,包括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6项,省级16项,市级9项,位居西宁市四区三县之首。

此次来宁参展的“非遗”工艺品包括,加牙藏毯、湟中银铜器、湟中堆绣、湟中农民画、河湟皮影、湟中镶丝、湟中宗喀唐卡、慕家酩馏酒等非遗技艺。既能体现藏区独特的文化内涵,也能反映出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在历史长河中传承、传播到形成特色文化的独特魅力和博大的融合力。(图片均由西宁市湟中县文化局提供)

阅读延伸

加牙藏族织毯技艺 

加牙藏族织毯技艺,青海省湟中县传统手工技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因其主要产地分布在湟中县加牙村而得名。

藏毯是青海藏族的传统手工织造品。据传,原始社会就已经出现了藏毯的编织技艺,明末清初达到成熟期,经过三千多年的传承,青海逐步形成了具有地方特色的藏毯织造行业。

2006年5月20日,加牙藏族织毯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藏系绵羊毛是世界上公认的织毯优质原材料,加牙藏毯的原材料来自天然放养的藏系绵羊毛、山羊绒、牦牛绒和驼绒等。织毯匠人将用橡壳、大黄叶根槐米、板蓝根等天然植物染色,使染出的羊、牛毛纺出的线,毛泽明丽,不掉色、不褪色。成品具有色泽艳丽、弹性好和不脱色掉毛的优良品质。

这项技艺是最有代表性的是,它能够在织架上一次完成,包括编制、平修、剪花、修整这些工序,下架就是成品。加牙藏毯从材料的选择、纺纱、染色、编织等都用手工制作,因此其色泽艳丽而不褪色,质地坚硬而富有弹性,藏族先民们还在传统编织方法的基础上,发明了独特的连环扣编结法,这一技艺使藏毯产品更具独特的艺术价值。

加牙藏族织毯产品以卡垫、马褥、炕毯、地毯为主,有以藏式吉祥图案为主的传统藏毯、仿古藏毯、包芯卡垫藏毯、丝毛合织藏毯、丝绒藏毯等,花样新奇,做工精致。图案具有大气、配色艳丽、雍容华贵等风格特点。

据史料记载,加牙村杨氏祖上杨正泰由南京诸子巷迁居湟中加牙村,传承了加牙藏毯的编织技艺,并将此技艺流传下来,至现在的“非遗”传承人杨永良已是第七代。民国年间,杨永良的祖父杨如泮带领伯父杨兴春和父亲杨怀春担任马步芳号称“八大工匠”之一的地毯厂的技师,同时在加牙村设有杨家藏毯厂,为寺院制作经堂立柱大型龙纹包毯、卡垫,牧区用的马褥毯、鞍韂毯,大型炕毯等。2006年,加牙藏族织毯技艺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杨永良为此项目国家级传承人,近年来,他曾多次参加全国及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工艺美术展览,其声誉远播省内外。

 为了更好地传承这一技艺,目前,青海省内已建成了一些藏毯编织厂,普及藏毯编织手法。此外,该省还计划制定加牙手工藏毯编织技艺保护方案,对藏毯的各品种进行分门别类的保护,培养一批年轻的技工,并建立完整的档案,对藏毯编织进行保护性的挖掘和宣传,助推西宁打造“世界藏毯之都”。

湟中银铜器

湟中银铜器可分为银器和铜器加工制品,加工手法精湛,图案新颖活泼,做工精细、巧妙,具有浓郁的藏文化特色和很高的审美价值和收藏价值。2011年5月,湟中银铜器制作及鎏金技艺,被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鎏金技术是中国古代的发明的,把金箔剪碎放入汞(水银),按照1:7比例,加热至400℃时,形成“金泥”。再用“金棍”沾“金泥”,在青铜器上反复刷匀,最后,用炽热的木炭烘烤青铜器表面,使水银蒸发,黄金留在青铜器表面,成为一件金光灿烂的鎏金青铜器。

据传,我国鎏金工艺在西汉达到鼎盛,随后又衍生出银铜器的加工工艺。这些工艺流传到湟中,已有300多年的历史, 其生产方式主要以家庭手工作坊为主,以子承父业,代代相传,它的渊源流传与湟中境内的塔尔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据称,这些工艺当初都是专门为了寺庙打造精美法器和生活用具的。后来,银铜器加工及鎏金工艺加工的精美生活用具,也逐渐流传到了民间。

 湟中县银铜器制品,主要流程为:下料——焊接——砸——灌胶——构图——抛光等程序,成品图案新颖活泼,做工精细、巧妙,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和观赏性。银器制品工艺精细,图案丰富、复杂,造型逼真,表现手法独特。湟中银器工艺在几百年的传承中,素以形薄、光亮、轻柔、质纯等特点而著称,以加工精美而见长,深受各族群众喜爱。

由于湟中银铜器制作及鎏金技艺,其生产方式一般以家庭手工作坊为主,子承父业,代代相传,原则上不外传别姓。再加上工艺复杂,技术难度高,学徒到娴熟匠人培养时间长,产品制作慢,投资大,见效慢的客观原因和事实。加上许多年轻人对银铜器加工不够重视,放弃学习这门手艺,老艺人相继去世,使得这门手艺从业人员少,对银铜器加工技艺的传承和弘扬带来了不利,急需采取有力措施加以保护和传承。

湟中县政府部门为了更好的保护和传承湟中银铜器加工技艺,着力打造“八瓣莲花”民间艺术品牌,成立了银铜器民协会,并投入专项资金设立展室,划拨地块搭建平台进行统一创作、展示和销售,还不定期举办各类培训班,收集整理文史资料并进行录音、录像,通过上述措施加以保护。

湟中堆绣

堆绣,原本是塔尔寺僧人制作唐卡的一种技艺,堆绣也是塔尔寺“三绝”艺术之一,它以佛经故事为主要题材,将各种绸缎建成所需的形状,塞以羊毛或棉花之类的填充物使其鼓起,宛若浮雕,立体感十足,流传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随着民族的融合,堆绣由湟中县汉、藏群众共同创造和传承,融民族文化和民间艺术为一炉,它采用浮雕与刺绣巧妙结合的手法,具有较高的工艺美术价值和审美价值。2008年6月7日,湟中堆绣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堆绣主要是用各色棉布、绸、缎剪成所设计的各种图案形状,精心堆贴成一个完整的画面,然后再用彩线绣制而成。堆绣以堆贴为主,绣制为辅。其工序有图案设计、剪裁、堆贴、绣制,个别图案部分上色等。

堆绣分平剪堆绣和立体堆绣两种。平剪堆绣是将剪裁成的各色布料图案堆贴在设计好的白布上,再用彩线绣边即成。而在于剪的图像内垫上棉花或羊毛使图形凸起,然后粘绣在对称的布幔上,再将堆绣好的不同形状的图像用绣缎联成一个巨幅画卷,构成一组完整的画面,悬挂于殿堂之上,所堆绣的形象富有立体感和真实感,称为立体堆绣。

唐卡堆绣有极强的民族性和宗教性。目前,堆绣在艺人的发展和传承下,已经逐渐摆脱宗教色彩,将堆绣的技艺用作制作富有生活气息的工艺品。他们尝试着用国画的构图、配色技法,丰富堆绣题材,开发出的一系列堆绣工艺品。艺人们设计制作的堆绣产品,能达到静中有动、生动传神、惟妙惟肖的境地,既产生丰富生动的立体感和织物特有的肌理感,又达到浅浮雕式的艺术效果,表现力丰富。作品粗犷中显细腻,点滴中见绝妙,技艺精湛,巧夺天工。一幅堆绣可以说是一幅丝质的彩色浮雕作品,极具艺术观赏价值。

目前,堆绣产品已经远销到销往到墨西哥、印尼、台湾、荷兰等世界各地。

湟中农民画

湟中农民画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作者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农牧民民间艺人,形成了以汉、藏文化为主而独具艺术风格的现代民间绘画----湟中农民画,成为青藏高原传统民族民间艺术宝库中一朵美丽的奇葩。

湟中农民画是继承藏传佛教唐卡、壁画、堆绣等技法基础上,同时融入青藏高原其他民间美术(如民间剪纸、刺绣、皮影等)营养成分创作出来的新型现代民间绘画形式。其主要内容表现了青藏高原各民族风俗习惯、劳动生活场景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思想内容和表现技法都有明显的高原地域特色和强烈的民族特色。

湟中农民画熔民族文化、地方文化和民间绘画为一炉。以鲜明的地域色彩和强烈的民族特点为创作背景,取材广泛、内容丰富,突出表现高原风光及民俗风情。

多年来,创作队伍逐渐壮大,现有农民画作者200余人。有300余幅作品参加全国各类大展;300余幅作品获奖;180余幅作品被中国民间美术博物馆、中国艺术研究院、台湾国父纪念馆、陕西省民间美术馆等单位收藏;60余幅作品在《世界知识》、《人民日报》海外版、国内版、《中国文化报》、《美术》、《求实》杂志等发表刊登。1988年3月,湟中农民画带着青藏高原的泥土芬芳登上了首都中国美术馆的艺术殿堂,开创了建国以来青海省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绘画艺术展览之首。同年,被文化部授予“中国现代民间绘画画乡”之荣誉称号。

湟中农民画是成长于青藏高原河湟大地的珍贵艺术奇葩,是古老土地上难得的艺术财富。湟中农民画具有珍贵的民间艺术价值、民俗价值、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因此,湟中农民画于2006年11月被青海省人民政府和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河湟皮影

皮影戏又称灯影戏,是中国民间融戏剧、文学、音乐、美术为一体的一种古老而奇特的戏曲艺术。河湟的皮影历史悠久,融入了青海花儿、平弦、凉州贤孝以及陕西老腔等曲调,形成了独特的河湟皮影戏表演风格,尤其流传在土门关红岭村一带的皮影极具代表性。2009年9月,河湟皮影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据传河湟皮影是由陕西传入。在元朝时期,湟水流域的“祁土司”家就出现了皮影戏表演,逐渐形成了分布在西宁、大通、湟中、平安、互助、乐都、化隆、贵德及湟源、民和、循化一带民间表演技艺。

清代光绪年间,大量民间艺人随军进入青藏高原,当地皮影表演技艺、内容都得到了极大地丰富,形成了河湟一带独特而极富地方特色表演艺术。

湟中皮影精选当地六七月份宰杀的黄牛皮为制作材料,其皮质细,透明度好。黄牛皮在清水中浸泡半月,用铲刀将皮子均匀铲至1毫米厚,水洗晾干再用木托磨平磨光。然后,用刻刀在皮上精雕细琢,把皮子雕刻成各种图案纹样,再压展、磨平打光后上色,再以清漆固色。再经熨烫、定联,即把把雕好的人物、动物等各个部位加以连接和固定,加装手持活动签即完工,四肢及各关节可以灵活弯曲,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动物即可把握于掌中。

河湟皮影按表演形式可分为3种:一是“大传戏”,以历史剧为主,根据《杨家将》、《三国演义》、《封神演义》、《西游记》等历史故事改编;二是“单本戏”,青海群众叫“窝窝戏”,多是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如《花园会》、《法门寺》、《忠孝图》等;三是“折子戏”,以优美的雕刻造型和青海影戏的地方唱腔“影子腔”相结合,用乡土方言道白。   

河湟皮影表演,最少可1人也可多人同时表演。表演艺人一边操弄着手中皮影人物,一边高声吼唱,动情时双脚用力跺地打着节拍,老伙伴们齐声呼喊烘托气势……尖厉的唢呐、清脆的锣鼓合着张占保粗犷的曲调,诉说着庄稼人生活的艰辛和内心的狂热。

湟中镶丝

湟中镶丝,又名湟中掐丝,主要有掐丝唐卡、掐丝工艺品。用极细的金银丝编制而成的掐丝艺术品,代表了中国传统手工艺的最高水准。

掐丝工艺,源于西方传入的景泰蓝制作的镶嵌工艺,盛于清朝,传承至今。起初,湟中的僧人工艺师,巧妙地把景泰蓝掐丝工艺与传统唐卡绘画技艺相结合,以金属丝和天然彩石颜料为原料制作而成的掐丝唐卡,既保持了传统唐卡的绘画特色,又加入了景泰蓝的工艺,充满了现代工艺气息,曾贵为寺庙和皇室专用。当前,也是收藏品中的宠儿。

湟中镶丝,是用极细的金银丝编制而成的掐丝艺术品。丝就是将铜线,按照一定的高度和宽度压制成细而扁的铜丝,一般丝的规格是要视需要来定的,不同的规格可以产生不同的效果。“丝”做好后,在按照事先定稿的图案,将“丝”镶嵌在唐卡、画作,或者器皿上,这就是“镶丝”。然后,再在“镶丝”围好的图案里,用天然彩石颜料填满,这就叫“点蓝”。然后,在经过定型、装裱等工艺,一件极具艺术欣赏价值的镶丝艺术品才能完成。湟中镶丝画面清晰、新颖、色泽丰富、艳丽,久不变色、不变形、不变质,具有较高的的艺术欣赏价值,且便于长期保存与收藏。它继承了景泰蓝的“镶嵌”工艺的传统,既能够表现出丝的韵律,丝的流光,同时也有着与嵌丝接近但又不同的作用。它既保持了传统的景泰蓝工艺的风格,又充满了浓郁的现代气息,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

湟中镶丝工艺其作品主要以藏传佛教内容为主的镶丝唐卡,现在,也发展了众多其他题材的镶丝工艺制品。

目前,湟中镶丝技艺却面临后继无人、工艺失传等险境。虽被外国收藏家热捧,但国人知之甚少。

湟中掐丝成为了湟中“八瓣莲花”文化产业中最具特色的一瓣花瓣。

宗喀唐卡 

地处河湟谷地的湟中县是古代“丝绸之路”、“唐蕃古道”的重镇,东西部文明的长期交融,使这里孕育出璀璨的藏族历史文化。

湟中县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创立者、佛教理论家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以宗喀巴大师为题材的唐卡叫做宗喀唐卡,其表现题材集中于青藏高原藏族的历史、政治、宗教文化和社会生活等领域,经历七百余年的传承发展,宗喀唐卡确定了自己在唐卡艺术中鲜明的特点和地位。

   唐卡艺术是藏族文化中的瑰宝,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浓郁的宗教色彩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制作唐卡的颜料全部采用金、银、珍珠、玛瑙、珊瑚等珍贵的矿物石和藏红花、大黄、蓝靛等植物为颜料,以示唐卡作品的神圣性。这些天然原料保证了所绘制的唐卡虽经几百年的岁月,仍是色泽明亮,被誉为中国民族绘画艺术的珍品,被称为藏族的“百科全书”。 宗喀唐卡由于其名字来源在藏族群众心目中的神圣性,绘制要求更是异常严苛。

   宗喀唐卡是古老的传统工艺,流传到现在,多用两种绘制方式,一种是直接绘制在经过处理的墙面上,也就是刷地壁画;另一种是绘制在大块布料上,绘制时先按墙面的尺寸做好木框绷架,把经过浸泡、磨压、刷胶处理的表面柔软平滑不露布孔的画布绷好,然后用工笔重彩进行绘制,再将绘制好的布面镶嵌到墙面,属于装贴壁画。

宗喀唐卡壁画与宗教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一般都绘制在塔尔寺和民间寺院、庙宇的殿堂、瞻廊、回廊墙壁上。壁画题材广泛,内容丰富,从佛教陀菩萨、佛经仪规、经变故事到传统民俗风情、民族历史,无所不有。壁画的设计绘制,依据《造像量度经》等绘画典籍规定的度量比例完成。一般都充分运用造型对比,使抽象的形体与具象的形体相结合,还运用夸张、变形的艺术手法塑造形象。宗喀唐卡线描勾勒用笔流畅自然,以工整细腻为主,画面富于装饰性,既讲究宗教题材的规范要求,又讲究同佛教环境协调统一的艺术效果。壁画都用纯矿物质颜料,着色牢固,经久不变色。由于壁画绚丽多彩、金碧辉煌,衬托了殿内佛像和佛堂建筑,达到了宣传佛教教义震撼人心的效果。

宗喀唐卡以精确、细致著称,绘前仪式、裁量画布、构图起稿、染色装裱等一整套工艺程序必须按度量经上的仪轨及上师的要求进行。线条讲究细腻、柔和,勾画精确;人物形象讲究丰满、生动,形象各异;用色讲究准确,对比度强,但不能过于鲜艳;内容布局讲究错落有致,每一处点缀都需仔细思考,展现出作品庄严、大气的气势。由于宗喀唐卡制作程序的严谨性,一幅宗喀唐卡作品要耗费艺人少则一年、多则数年的精力。为此,历史上的宗喀唐卡存量极少,也极为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