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湖北省

【典型人物】谁说女子不如男

发布时间:20-03-23

“你这房子还有好久能完工?有什么困难吗?趁天气好,一定要抓紧哦,不然只要天气一变,冬天来临,住不进去咱办?”

从皮匠土山上看太平方向

“现在就差大门和内外墙的粉刷了,我一定抓紧时间。”

10月30日,当张嘉雪在走访贫困户龙次兵时,见他的房子还没修好对他关心地问道。

皮匠土自然寨一角

龙次兵是巴罗社区皮匠土人,今年42岁,属单身家庭,之前,龙次兵住的房子是头上漏雨,四壁通风的烂木房,张嘉雪在危房改造项目调查中看到他的住房后,将他纳入危房改造项目上报,经审批按3.5万元的标准修建。

以上是张嘉雪在太平营街道挂职期间负责危房改造项目和帮扶贫困户的一个缩影。

张嘉雪,今年28岁,系松桃苗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干部,2017年6月被县委组织部选派到太平营街道办事处挂任科技扶贫副主任,主要负责危房改造、四改一化一维、五改一化一维和太平社区的精准扶贫指挥长。本人结对帮扶6户在远离街道20公里且是全省唯一一个未通村级公路的巴罗社区皮匠土组。

近一年半来,共完成危房改造、四改一化一维、五改一化一维项目1083户,其中危房改造2016年存量23户;2017年231户;2018年324户。2017年四改一化一维265户;2018年五改一化一维240户。是该县完成任务最好的乡镇(街道)。

张嘉雪,一个让男人们自叹不如的女同志。作为太平营街道一名女性挂职副主任,在贫困苗乡,她谱写了一曲“谁说女子不如男”的巾帼颂歌。

危房改造心系贫困百姓

“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贫困户脱不脱贫首先得看住房达不达标,因此,改善住房条件,是脱贫攻坚的首要任务。”在谈到农村危房改造时,张嘉雪深感责任重大。

即将改造完工的贫困户住房

太平营街道距松桃县城8公里,面积73.9平方公里,辖17个社区,142个居民组,5251户2.6995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占92.6%,贫困社区10个,贫困户705户2592人。大部分说的是苗语,山路崎岖,居住分散。

来到太平营挂职接受任务的第一天至今让张嘉雪记忆犹新。面对2017年全街道496户的危房改造和四改一化一维任务,作为初次接触该工作的张嘉雪心情非常沉重。

一次,当她坐在村干部的摩托车上行走在皮匠土崎岖山道上的时候;当目睹龙次全家8口人拥挤在一间约20多个平方的烂木房里的时候;当看到巴罗社区山高坡徒又是全省唯一一个没通村级公路的时候,张嘉雪感慨万分,内心最善良的情怀和最坚定的意志同时迸发,那就是扎根农村、扎实工作,把全街道危房改造工作做好,使贫困群众早日过上安全、舒造的居家生活。

张嘉雪(右一)在与危房改造户龙再峰交谈

在农村危房改造中,遵循能修则修,不能修就选择原址重建的原则,秉持这样的原则,在精准识别贫困户的危改工作中,张嘉雪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入户调查、核查,全力做好贫困群众的危改工作。

明确了危房改造、四改一化一维的农户后,摆在面前的就是如何施工的问题,按照“先建后补”的原则,农民朋友需要自己先筹集资金修建住房,待房屋验收合格后,经上级有关部门的审批后,才会予以发放农村危房改造补贴,但大部分群众是垫不出钱的,如果叫施工方垫资修建,那么谁来担保?甚至有的村民还不想改造或者延期改造等种种问题,但是上级规定的时间必须当年完成,而且要保质保量,这正是张嘉雪和社区干部日夜思考的问题。

张嘉雪6月中旬才到岗位,到年底要完成如此重的任务,莫说是一位新来的年轻女同志,就是一名有多年乡镇工作经验的老同志都难完成。但张嘉雪绝不示弱,下决心拼上一把,找来施工队伍,并向施工方担保,全部由施工方垫资,这样一来虽然解决了施工难题,但张嘉雪的压力可就大了。“如果年底完不成,项目款拿不到,我拿什么向施工方兑现?既然立下了军令状,就得背水一战,决不退缩。”说到这里,张嘉雪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矛盾,直觉告诉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特别是做思想工作和签订协议的时候,工作难度极大,比如有的只能改造一间,他硬要改造三间;有的只能改造一层,他硬要改造两层等无理要求,不答应就不签字,甚至有的签了字,在施工时也会这样提出。如果这一关做不好,就无法进入施工。因此为了做好这项工作,其中有一户整整跑了15天,可见工作难度之大。

不管是烈日当空还是倾盆大雨,张嘉雪深入危房改造、四改一化一维的脚步从未停止过。六月骄阳胜火,一次到离街道最远且未通公路的巴罗社区查看危房改造进度时,从通公路的隘门步行到巴罗社区还得走上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而且途中要过6道河和爬一座山,当刚爬到皮匠土的半山腰时,张嘉雪突然出现了头晕、腹痛的中暑情况,社区干部劝她坐下来休息一下,她咬紧牙关说:“没事,我能行!”就这样她一边走一边用右手按住腹部开展工作,直到蚊虫四起,星月当空,这才借着月光往山下赶,同行的社区干部无不被她的精神所感动。

今年来,太平营街道把“五改一化一维”工程作为决胜脱贫攻坚的首要工作来抓,做到应改尽改,全面推进农村人居环境建设。

红岩社区4组龙中辉家去年通过自建实施“五改一化一维”工程后,住房条件和居住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以前,龙中辉家是人畜共居,房间地面坑坑洼洼,人居环境较差。现在不仅新修了厕所,还改善了厨房、圈舍及地面硬化等基础设施,居住环境焕然一新。

太平营街道古丈坪社区五保户龙七斤,今年已70多岁了,以前住房相当差,一遇刮风下雨,房顶漏雨,四壁通风,加之入户路和院坝都没有硬化,下雨天很难行走,现在全部修好了,维修了住房和硬化了入户路及院坝,住起来十分舒服。

龙再峰家的老房子是今年9月改造好的,改厕所、房屋修缮、庭院硬化,修围墙等,这些都是太平营街道实施整村推进“五改一化一维”工程的建设内容。

通过危房改造、四改一化一维、五改一化一维项目的实施,看着村里的变化,村民纷纷为她竖起了大拇指:“谁说女子不如男,这个妹娃子真行!”

结对帮扶把群众当亲人

当她第一次走访时,就给太平社区的干部和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家好,我叫张嘉雪,你们社区的精准扶贫工作是我总负责,今天来到社区走访,主要是了解贫困群众的贫困原因和急需解决的困难,以后你们有什么困难直接联系我,这是我的联系电话……”她一边将电话联系卡递到贫困户的手上,一边与他们拉起了家常。

“通过走访发现,苗家人特别热情好客,朴实善良,你只要热心为他们办事,他们就把你当亲人,工作也就好做多了。”这是张嘉雪通过进村入户得出的切身体会。

张嘉雪(中)在看望危房改造后的贫困户龙国珍

在帮扶期间,特别是农忙时节, 当张嘉雪看见农户在晒稻谷时,她会卷起衣袖热情的帮上一把;当张嘉雪看见年老的挑抬东西时,她会主动接过来挑上一程,由于张嘉雪活泼热情、平易近人,一下子把与村民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在工作中,通过实地调研、进村入户走访、分析致贫原因并找准帮扶突破口,张嘉雪结合实际认真制定出了具有可操作性的工作方案,因户施策。积极帮助贫困户申请产业扶持、教育扶持、就业扶持、危房改造等一系列政策项目,切实为贫困户提供多方支持。

龙次全是张嘉雪的结对帮扶贫困户。一家8口就有2个残疾人,特别是住房只有20几个平方,并且全是木板夹的,全家人根本无法居住。张嘉雪第一次来到他摇摇欲坠木瓦房,看到房子破旧,可以说外面下大雨,里面下中雨。一进门连电视机,电饭锅,电风扇等基本的电器都没有,房间阴暗潮湿,爱入卧病在床,其头顶上的房梁感觉随时会塌下来。张嘉雪简直不敢相信,同在一片蓝天下,还有那么贫穷的农户,经再三动员其搬迁到县城去住,但无论好说歹说就是不同意,在这种情况下,张嘉雪表示一定要为她争取危房改造经费,让全家住上安全的住房。

经过努力,张嘉雪为其争取到3.5万元的危房建设款,购买了一幢五柱六的木房已修建完工,住房面积达到100平方,解决了住房难题。

2017年11月上旬,帮扶对象龙二文的小孩因烧伤住进了医院,张嘉雪除多次到医院看望外,还帮他申请民政救助1000元。

“不是我有意夸她,自从她来到太平社区,我们社区的面貌焕然一新,班子团结了,工作局面打开了,我们建设新农村的信心更足了。”社区党支部书记杨远飞高兴地说。

宝宝才两月奔赴新岗位

“我下乡挂职时,小孩刚满两个月,一直由婆婆照看,虽然太平营街道离家只有10来公里,每当我抽时间回家看望小孩时,他虽然不能下地走路和叫妈妈,但他却用双手向我扑来,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我不停地转动,当我离开时,他总是用双手把我紧紧的搂住,不让我走,此情此景,当时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是何等的难受,“宝宝,和奶奶在家,听奶奶的话,今天妈妈有事就不陪你了,等妈妈把事忙完就回来看你好吗?拜拜……。”

据张嘉雪介绍,她有时一个星期回家一次,有时要半个月才回家一次。为了不耽务工作,她每次回家都十分匆忙,有时住上一个晚上,有时看一下老人和孩子就走,因为她心里还牵挂着社区的贫困百姓。

除不能很好的照顾小孩之外,张嘉雪为了方便工作,提高办事效率,在街道用车非常困难的情况下,用自己的私家车作为代步工具,每月油费就要2000多元,而本人的月工资才3900元,但她从不考虑个人得失,从不要办事处任何补助,一心只想把工作做好,把老百姓的事办好,这是她的最大愿望。

都说乡镇(街道)的干部不好当,更何况是一个普通的女干部呢。对于一个刚挂职不久的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来说,一年多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已无法用言语所能表达了。在她心中始终坚守一个信念,“谁说女子不如男,只要用心去投入,当好群众的代言人,时时处处为群众着想,踏踏实实为群众办亊,甘当群众的孺子牛。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张嘉雪的努力下,全街道的危房改造、四改一化一维、五改一化一维工作名列全县前茅。如今的太平营街道是旧貌换新颜,每到晚上,村民们在自家院坝上,休闲广场上,不论男女老少,有的在跳舞、有的在健身、有的在听歌曲,其乐融融,展现出一副如同仙境般的美丽画面。她的工作及为人也赢得了村民们的纷纷赞扬,演绎了一段“谁说女子不如男”的佳话。(黄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