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广西

大山里的好媳妇刘十月20年如一日撑起一个家

发布时间:20-05-23

20年,一粒种子可以成长为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参天大树也可以培植出郁郁葱葱的无边森林。可是,有谁愿意用20年的时间去照顾一个全家贫穷且有众多残疾人的家庭呢?

刘十月家

然而,六龙山乡牛场村妇女刘十月就做到了这一点。20余年来,她尽心竭力照顾婆家两个残疾的哥哥、一个残疾的二叔和年老多病的婆婆,含辛茹苦抚养两个孩子,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撑起这个不幸的家庭,她从明眸皓齿的青春容颜到白发斑驳、皱纹爬上额头的中年妇女,时光见证了她用善良、宽容、勤劳、执著的美德阐述着人间的大爱与真情,被乡亲们称为大山深处的好媳妇。

刘十月一家

1969年10月出生的刘十月,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没有高深的文化,也没有特殊的技能,有的只是众多农村妇女都有的勤劳、善良与朴实。1996年,26岁的她从由相邻的瓦屋乡嫁入六龙山乡牛场村大木坪组,与胡应同组成了家庭,从那时起,就开始面对艰辛的日子——和丈夫一起耕种家里的10多亩流转土地,一起照顾病残的亲属,婚后的生活并不像一般家庭那样甜蜜,有的只是辛苦和劳累。

胡应同的大哥是先天哑巴,不能开口说话;二哥、二叔也都是患有眼疾和智力障碍的人,基本没有自主生活的能力;婆婆年高体弱多病,同样离不开人照料。丈夫基本都是在外面以打散工为主,时常在外,很少能回家。这样一来,家里的大事小事全压在刘十月身上。耕地、拉运、家务等这些重体力活都要她一个人去干。

正在打理厨房卫生的刘十月

为了照顾好一家人的生活,刘十月不得不把家里农活、家务也担起来。她每天天未亮就起床,做好一家人的饭菜,然后就要去干地里的农活,农活没干完就要赶紧回家照看婆婆、哥哥、二叔和两个孩子,晚上要收拾家务到很晚才休息,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农忙季节尤甚。但是无论再忙再累,她都坚持把家里打理得干干净净,让一家人住的舒舒服服。

当记者问到婆婆刘丫妹对媳妇的看法时,老人用她颤巍巍的声音说到:“这些年让她受苦了,要不是她,这个家早已不是家了啊!”说着说着,老人泪眼婆娑,满心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为此,刘十月平静地说:“无论如何,我也要撑起这个家,我就是这个家的希望,我要是都放弃了,还能指望谁。”

她告诉记者,“以前的日子苦是苦,但有个啥委屈还可以向婆婆说说。随着婆婆年纪越来越大,神智已大不如前;丈夫胡应同又是老实巴交的人,打不起啥主意,大事小事都要我想办法,遇到难题的时候,就只能找人问,但是看到两个渐渐长大懂事的孩子,我就有了把这个家撑起来的勇气和希望!”

据她本人说,其实,仅凭着自己两口子的勤劳,一家四口人日子应当过得并不差。丈夫胡应同务工每月能挣回两千多元;刘十月在家种庄稼一年粮食产量也能自给自足,还能捎带有富余;加上政府每年提供的低保、高保、粮补、林补等补贴、救济也有一千多元。若不是哥哥、叔叔没有劳动能力,经济不会像现在这么窘迫。

由于两个哥哥和一个叔叔患有残疾,一直未成家立业,且缺乏劳动力;加上年老体弱的婆婆,本来富余的家庭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刘十月记得,2015年9月,大女儿考上大学,一次学费就得8000多元,还有二儿子上高中,每个学期也要2000多元,刘十月东挪西借,加上自己两口子辛苦攒下的一部分钱,勉强算是挺过了,但是家里一下子变得囊空如洗。

回想当时,那真是愁死了,“不过现在好很多了,大女儿很懂事,自从考上大学后,自己在学校做兼职赚钱,当生活费,向家里要的也不多,负担轻了不少。”说起女儿,刘十月一脸的骄傲。另外,二儿子在铜仁读书,偶尔回家来也帮忙干干农活、家务,帮助自己分担不少,让刘十月辛劳疲惫的心也能得到了一丝丝慰藉。

面对家中的光景,刘十月和丈夫也很坦然,她笑着告诉记者:“既然成为一家人,那就是前世的缘分,就算自己穷点,也要供养他们,绝不让他们受冻挨饿。”

记得刚结婚时,二哥、二叔看到家里来了个陌生人和弟弟在一起,一见面不是瞪眼睛,就是对她指指戳戳,大哥也是一个劲儿的“胡乱比划”,又不明白他们要表达什么,要是丈夫不在家时,自己还有些害怕。

但是,这没有让她退缩,她仍然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地与他们建立起了沟通的桥梁,两个哥哥和二叔由于身患残疾,又未成家,遇有困难和病痛之时,除了丈夫亲自照顾外,她都帮忙照料衣、食,为他们减轻负担;婆婆生病之时,她都是亲自照顾,衣食住行凡此种种都是亲力亲为,决不让婆婆受半点委屈。与哥哥、叔叔多年的接触和和谐相处,彼此间已成为心灵相通的亲人。“现在只要他们一个小动作我就明白他们要说的是什么。”刘十月自傲的说道。

嫁到这个家已有二十多年,也曾有人劝她离开这个“家”,但她却说:“没有我,这个家就散了。”于是她用柔弱的双肩撑起了这个家:日复一日照顾婆婆、叔伯、丈夫、孩子,下田种地,上山砍柴,……她起早贪黑,任劳任怨,毫无怨言,没有抱怨,她知道:自己还年轻,只要吃点苦,一切都会有的,日子也会好起来的。

谈及这些年的辛劳与坚持,她说:“农村有句土话,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一只羊就得跟着人家漫山走’,既然嫁到了这里我就要选择一起承担、一起面对……”。

从进这个家门起,这么多年尽管家境不好,但夫妻和睦、家庭和谐,一家人其乐融融。

在牛场村,村民们都说胡应同有福气,娶了刘十月这个好媳妇,因为刘十月二十年如一日坚守着这个家,在孝老爱亲敬亲上从没落下任何一个人。

多年来,在刘十月的精心照料下,一家人生活得很开心,尤其是八十多岁的婆婆,口齿虽然不清,但仍然每天精神很好,身上干干净净。她经常用别人几乎听不懂的话说:“儿媳妇好啊,儿媳妇好啊!”

现在整个村的人都知道,都说没有刘十月的艰辛付出,这个家也就不像个家。刘十月的两个孩子,在她的感染下,十分懂事,且学习勤奋,在学校成绩一直不错,并十分敬爱自己的母亲。她的举动,深受周边群众的好评,也深深感染了周边村民。

谈到将来的打算,刘十月说:“我是普通的农民,没什么文化,说不了其他的特别话语。只希望全家人都健健康康的,两个孩子能好好读书,毕业后找个好工作。”(杨通凯)